【酒茨】《白眼狼》5

年龄操作,年下师生酒茨,我流OOC



这间房型不算宽敞的公寓,里里外外都被茨木仔细拾掇了一番,他搬进以前堆放杂物的小屋,把自己的房间让给这个“家”的新成员,就连窗帘和床品都特意换了新的,真是比过新年还隆重勤快。

可是酒吞并不理会老妈子一样给他关照这介绍那的茨木,手插在裤兜里径直进了房,抬头就看见墙上的哈雷大海报。他眨眨眼,紫色的瞳眸若有所思地望着海报中帅气的机车。

“那、那个我忘了收拾,这就摘下来。”百密一疏,茨木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搬来一把凳子踩上去想把海报取走。

“我又没叫你摘。”

一句话把茨木举起的手钉在半空中,酒吞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睨着茨木的那双紫色眼睛和他来时的孑然一身一样空空如也。

青年教师不知所措地站在凳子上,有点骑虎难下的尴尬。因为现在他是真的语塞又辞穷,酒吞摆明了不想搭理他,甚至连脸色都懒得给他摆。

他在心里哀叹,垂头丧气地刚从凳子上下来时,少年却一个箭步跳上来,踮着脚伸手一撩,伴着脆生生的纸张撕裂声,茨木贴了好几年的海报只在墙上留下了几片不规则的遗骸,和一个长方形的岁月痕迹。

酒吞挑衅地把被撕下来的海报团成一个纸球丢进茨木怀里:“本大爷喜欢自己动手。”

茨木像发现心爱的榛果被啃了的松鼠一般抱着那团纸,低头垂下的银白发丝阻挡了酒吞试探的视线。

这张海报是几年前哈雷周年纪念发行的限量版,茨木排了一个通宵的队才买到的。在他穷得一包泡面分两天吃的时候,也没舍得卖给玩周边收藏的哈雷迷。可以说在买到真正的机车前,他的梦想几乎全靠这张海报为之续航。

这个可恶的熊孩子!

宛如老婆被当面毁容的茨木咬牙切齿地抬起头,却正好撞上酒吞匆忙将窥探换上傲慢挑衅的眼神。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瞬间,少年此刻的一脸顽劣狡猾之前确实还有别的表情。

他恍然大悟,冲到喉咙口的斥骂瞬间转了舵:“挚友撕得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挚友,你饿不饿?庆祝你住下来,我们叫PIZZA来吃好不好?”他掏出手机,恶狠狠地按着无辜的拨号键。

这人不会是傻的吧?

酒吞撇嘴,目送强行无事发生过的茨木走出房间,神气地挑了挑眉尾。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十六岁,当是初中在读年纪的酒吞,在孤儿院时就没有好好上过一天课。之前在其他领养家庭也有过屡次逃学的前科,所以被茨木收养后,直接把他的学籍关系转进了自己工作的学校。

对于这个安排,酒吞真是一点也不意外。

去学校报道的第一天,他很给茨木面子地换上了款式土气颜色丑陋的中学制服,却又痞兮兮地不肯好好扣上纽扣,就这么敞着衬衫领子,还把裤管卷了两折起来,光脚蹬上跑鞋,俨然一个标准的校园小坏蛋。

可是这模样也叫茨木看着觉得阳光又活泼,还显出几分潇洒来。

“看什么看!”酒吞恶声恶气地,一边将红色的头发高高扎起一边瞪茨木。

“挚友,好帅呀。”

“呿……”他以为这家伙要唠叨自己不按规矩穿制服,衣冠不整什么的,谁想到竟然是开口吹……这人有毛病吧。

也是,没毛病谁会领养他呢?

总有那么些人自信能以所谓的善解人意、慈悲宽怀感化一个“误入歧途”的叛逆少年,以此满足他们在人性与道德上的虚荣。一旦被现实打醒,发现剧本并不符合感人至深的电影情节,当然都是酒吞的错。

“冥顽不灵”、“朽木不可雕也”真是太好的理由,然后摆出一副我们的付出你为什么不能理解的委屈姿态,急不可待地将他丢回孤儿院。

笑话!本大爷可从没想过要依靠谁活着。

直到茨木不设防备的接近、没有城府的攀谈,让酒吞差点以为他和那些伪善者不一样,便任由彼此抛开芥蒂开始做“朋友”。结果倒忘了他还是个老师呢,那可是矫正大军中的佼佼者。

河川上的水漂跳得再远,最后也要沉进浑浊的水底。相处之后,这个天真的傻大个就会知道,即使他努力在湍急中回溯,信任终要被时间淹没,他捞不回一丁点值得放进回忆里的东西。

 

茨木今天的状态比入职时都紧张,忙中出错还搞混了两个班级要发还的作业本。原因无他,当然是因为分分秒秒心心念念都在记挂那位红发的小霸王。

酒吞没被编排进他带的班,插在文学老师青行灯的班里,为此茨木一大清早就特地去打了招呼。

“哟,茨木老师真是稀客,平时可是请都请不动呢。”看到学校教职员里最年轻的犟骨头茨木拉下脸来找自己,青行灯促狭一笑,翻开点名册在姓名栏最后加上酒吞的名字。

“总之,挚……他就麻烦青行灯老师关照了……”茨木被她笑得后颈发凉。

“现在的孩子主意都大得很,有些事儿学校里老师能管,出了校门可还得家里看着啊。”青行灯叠起长腿,小有得意般地晃了晃浅葱色的高跟鞋。

“唔……”茨木欲言又止,实在不好意思把他和酒吞除了师生外的领养关系正大光明来宣布。

“放心吧,我会留意的。”青行灯合上点名册,主动为他此刻的口拙解围,“能让茨木老师这么上心的,一定是个特别的孩子呢。”

是啊。酒吞真的是特别的——特别、特别、特别坏!

他可能会在上学第一天就和同学大打出手,也可能不给老师面子在课堂上睡觉,又可能直接翘课拍拍屁股溜之大吉。可是茨木怎么也没想到,酒吞竟然是用这种方法拆自己台。


上完午休前最后一堂课,茨木就赶去楼下的教室找酒吞,他记不清早上有没有给够午饭钱,挚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了。

然而一路上他却收到了学生们怪异的眼神,大家交头接耳地低声议论着,女生更是在他经过时刻意退让一段距离。

茨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照着窗玻璃想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不妥时,肩膀被用力地一搭。

“茨木老师!传言是不是真的!”来人是教务主任判官,他质问声中的严肃不容置疑。

“啊?什么传言?”茨木胸口一紧,难不成自己曾是不良的陈年往事被爆出来了?

“请问,酒吞同学说他是你的私生子——这件事是真的吗!”



未完待续




评论(25)
热度(532)
© 阿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