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春游》西游记AU脑洞短篇

西游记AU酒茨
ooc我的,酒茨彼此的,客串角色吴大神的
清水无车,脑洞大XJBX
语言交流么,反正他们是妖怪,学起外语也很快吧!(。



《春游》



青山叠嶂云雾缭绕,在谷地稍事休息的远行僧人,忽见葱碧林间现一茅屋,炊烟袅袅,像是户不食人间烟火的山里人家。
差遣去化缘的徒儿迟迟未归,僧人便整整袈裟,自行前去讨些斋饭。


叩开门扉,一名年轻女子立在眼前,蛾眉樱唇螓首玉颈,分明二八相貌却有一头银雪长发,简直是蓬莱幻境的美妙仙子。
“阿弥陀佛,女施主,贫僧有礼了。”僧人合十行礼,“贫僧取经行脚至此,叨扰贵府化些斋饭。”
“啧......不是挚友啊……”那女子一脸失望地念叨。“我家不开伙。”
“那......能否向女施主讨口水喝?”
“我家只有酒。”
这和尚好生麻烦!茨木童子想着。
最近与挚友酒吞跋山跨海云游四方,来了此地。
昨夜两鬼喝得上头云雨起来,变男变女颠鸾倒凤地欢好,干着干着他却又忍不住开始说些狗都不吃的屁话,激情中只记得酒吞脸上彷佛有些铁青难看。
清晨起床身边鬼已不知去相,茨木为自己的不解风情深感愧疚。
听见敲门忘了变回来就去迎接,结果来访的不是他的鬼王,是个白面和尚。
要不是嫌他膘少肉瘦,就剁了给挚友下酒了。
正要打发僧人走,却见远处疾弛来一团飞云。云中忽闪金光一道,直直向着茨木霹来。

亏他妖力深厚,闪身跃向空中灵活躲过,然那茅竹小宅已被那道霹雳夷为平地。
茨木定睛一看,化缘僧人身边多了只僧侣装扮的猴妖。
“呔!哪来的妖精,妄想暗算俺师傅!”那猴子双眼放光,手持一支长棍,犀利眼神已然看破茨木真身,“你骗得了俺师傅,骗不了俺的火眼金睛!”
什么玩意儿?!
茨木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懒得多惹是非,怕让挚友来了瞧见这烦碎再生厌弃,扭头化作一阵妖风离去。
“妖怪休逃!”


被那持棍妖猴追了几百里才甩脱,茨木累得半死,正要坐到树下歇息,听见附近有对话声。
“大王说那东土来的和尚快到我家平顶山山头,命我二人细心查看,真是苦差事。”原来是此地的小妖正在巡山,茨木看他们相貌丑陋妖力羸弱,便继续躺着假寐不作反应。
“你看那边树下有个服装怪异的!可是东土打扮?”发现茨木的小妖甲拍拍同伴。
“这等华丽繁复的衣着定是了,快回去禀报大王!抓了他多赏我们几块长生不老肉吃!”小妖乙兴奋道。
吃......我?
茨木童子心想此地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也好,拿他们来活络活络筋骨。
果然还不出半刻,就来了只头上长着对银色犄角的妖怪,手里还拿了只紫金葫芦。
这妖怪的水准自然不入茨木的眼,那葫芦倒让他很是喜欢。
不瞒说,自打跟了酒吞,时不时就爱收集些葫芦造型的摆设玩物、挂轴书画。就连看到那小贩叫卖的冰糖葫芦都能心生好感,怕是爱屋及乌了。
“你是不是东土来的和尚?”妖怪高声问道。
“我是大江山的茨木童子。”
“啊?不是和尚?算了,来也来了不能空手回去——茨木童子!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那妖怪拧开葫芦,对着茨木高高举起。
“答应你奶奶个腿儿。”
茨木打伤了他抢走了葫芦,鼻青脸肿的山大王捂着脸啜泣:“尔等外国来的妖怪......真是不懂规矩……”
把玩着手里的葫芦,心想此地妖杂鬼乱,更急着寻找挚友起来。
在几个山头兜了几圈,终于寻到些许妖气,循踪而行抵达一宏伟城池,见一石碑立于眼前。
“女儿国”
茨木脸绿成了苦瓜。


虽说与鬼王携手同心比肩合卺已久,但他对酒吞的独占欲却只有与日俱增越来越强,稍有那不安分的野路子多看酒吞几眼,老陈醋就要翻了。
平日里酒吞也不管他,偶尔还故意设些套路戏弄,也算两鬼情趣。
女儿国……吾友如此俊美英武高大威猛威风凛凛举世无双还不成了这一国都垂涎的肥羊?
正在焦灼时,城门大开,迎面出来一支浩浩荡荡的阵队,兵将也都是清一色女子。
“这、这位公子好俊俏!”
“呀他眼睛是金色的好好看!”
女兵们一个个红了脸,就差当场丢盔卸甲投怀送抱。
将领模样的女子清了清嗓:“咳咳!公子来到我国便是上宾,我特率御林军前来迎接,请吧!”
对方人多势众,意图不明。茨木决定以退为进,先寻到挚友为上。便跟着她们进了城。

“吾友!”来到皇宫殿前,只见酒吞正与一雍容女子举杯对饮,茨木抬起爪来就要哇嘎狗啃!
酒吞眼疾手快,瞬间已经站在茨木身旁,搂住他的腰按下他的手,避免了一场跨国纷争。
“等你多时了,我早晨出去打了只獾子下酒,回来你把房子都炸了?”
“不是我!是只泼猴!”鬼知道他今天经历了什么!茨木急着争辩,嘴却被酒吞大掌捂住,怕他将妖怪之道说漏了嘴。
“你放心,孤对你家大王可没那私心。赐座。”那女人摆摆手,于是一旁侍女搬来一张雕龙花梨木凳在桌边。“他纵然桀骜不羁潇洒风流,而孤早已心有所属。”
“初来乍到人生地疏,本大爷要找你都难,好在懂你脾性,来这女子之国守株待茨便是。”
茨木撇撇嘴,吃瘪地坐下。又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那只紫金葫芦,递给挚友。
酒吞见这葫芦精巧灵气,知他是有心给自己找的,忍不住摸了把茨木的脸,捏捏他下巴。刚还在郁郁不乐的茨木立即笑弯了眼。
“二位公子才貌双全倜傥般配,在我国必受上宾款待,尽兴之后去留随意。”女王倒对他们毫不避讳的打情骂俏不惊不变。
“不劳女王费心,我们用些酒饭留宿一晚,便回丹波去了。”再下去还不知道这家伙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孤这便吩咐,为二位准备'一间上房'。”女王莞尔一笑,转身去唤内务女官。
茨木奔波一日,渴得不行,见旁边小几上置一精致银樽,内有清泉净水,拿过来就喝。
女王交待完,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那空了的银樽:“哎呀?方才命人取来的我国子母河河水呢?”
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异口同声:“什么河???”



平顶山上:

“弟弟?你的葫芦呢?”金角妖怪询问正擦着金疮药的兄弟。
“别提了,遇到个厉害的妖怪抢去了。”银角妖怪懊丧道。
“可是那石头里蹦出来的泼猴?”
“非也!是个不讲道理的茨球。”


 完

评论(48)
热度(561)
© 阿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