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大江山童话》第六夜《鱼》下

真·鱼车……

酒茨真是点亮了我无数个新技能……

是爱情啊……



大江山童话

第六夜

《鱼》

 


酒吞童子与他面面相觑了有那么一会儿。

时而看看茨木上身饱满坚挺的肌肉,时而再望望他身下摇摆游曳的鱼尾,眨了眨眼。

“你是中了什么邪术?”确信自己没有喝醉酒看花眼的鬼王问道。

“唔……吾友……这个……那个……”搔着脸支支吾吾,茨木拼了命也想不出个合适的说辞。

“编?”酒吞一语道破他妄图强作解事的心思。

视线却被那鱼尾上泛起的粼粼微光,迷了眼一般地挪不开。

“嗨……”茨木轻吁了一声,放弃地垮下肩膀。

耳闻茨木将其先后原委娓娓道出,酒吞倒是面不改色,听着听着还就地坐了下来,神态也是昂然自若,要是此刻有酒估计他能喝上几壶般的悠闲。

“吾友,是我瞒骗了你。”茨木说完,暗想着鬼王会否真怒将他肢解泡酒,可倒没打算束手就擒,稍稍向后游了离岸上那妖怪两三步的距离,只是拘谨亦非惧怕。

“你确实瞒了我。”酒吞站起来,向着那水中鱼走去,“倒不曾骗我。除了本大爷没问你的,你皆如实告知了。”要说恼怒那绝对算不上,只是心底有些不对味——这家伙一天天吾友挚友地黏着自己,却将来历有所保留。

现在见他与自己拉开距离刻意躲避一般,便一步踏进水中,朝着茨木蹚水而去想抓这笨蛋过来好好说个明白。

而当下正紧绷心弦的茨木看到妖怪向自己伸过来爪甲尖利的大手,本能地掷出黑焰防御。红黑妖光破开本是波澜柔缓的水面,疾速地袭向酒吞。

身经百战的酒吞对这突如其来的直面攻击侧身一闪,却被妖气拖卷成了刀般锋利的水刃,在面上划了一线浅伤。

“打本大爷?”酒吞用拇指擦了擦脸颊上的血丝,表情瞬间有些晦黯愠怒。

“吾友!不是!我——”还不待他辩解清楚,尾鳍那窄细的末端已经被酒吞一把握住。

眼前一个天翻地覆后,整个人——不对,整条鱼都被酒吞抱了起来。一臂搂着茨木宽实的肩背,另一臂挽起那光滑的鱼尾,将他带上了岸。

这姿势让茨木虽感别扭,却不敢再造次乱动,抬眼正好望见挚友脸上自己打出的那道伤痕,懊恼悔恨。

酒吞却不去看他,只是抱着他一路向上而行,怀中软薄的鳍翅滴着水,洇进矫捷行路留下的脚印。

 

“酒吞大人回来啦!”迎门的鬼怪看到头也不回的酒吞怀里仿佛抱着条大鱼:“晚上下酒菜吃鱼啊?”

“滚!”没好气地怒斥,吓得小妖屁滚尿流。

按理说酒吞本该丢下茨木一别不见,也不知心里那不舒坦还是怎么回事,想来定是被他瞒了这么久,心有不甘。但绝无不舍!

“茨木你自己说,本大爷是炖了你还是煮了你?”咬牙切齿地低头问怀里那条鱼。

然而被询问的“食材”没应声,歪了下身体,差点从臂弯里滑落,幸亏酒吞托了一把。低眸一看,才发现茨木面色铁青眼睫紧闭,双唇干裂发白。

“喂!本大爷可不吃死鱼啊!”酒吞把他用力摇晃,见他尾部有气无力地耷拉着,黯淡无光的鳞片干燥得发毛扎手,鳍翼更是缩起紧贴在了身周。

“要……水……”茨木艰难地从喉间挤出了声音。变回人鱼之后,他必须呆在相当潮湿的环境下才能生存。没料想失手伤到挚友,心虚自责,就这样被酒吞抱回来也不敢吱声。

鬼王将他抱得更紧竟有些慌了手脚的样子,但思绪依然冷静地考量着,想来水够多的只有他大江山城中沐浴的汤泉了。

 

抱着茨木站在石砌的露天汤池边,拨弄着池中的温水,好在天气转暖,仆佣妖怪们为酒吞准备的水温不是特别滚烫,想着应当不会把茨木烫熟……呸!烫死拉倒。

报复一般地“噗通”一声,将怀里那条大鱼用力扔进了汤池。

“熟了再叫本大爷!”酒吞也不知道在气个什么劲,双手环胸站在池边,看着茨木咕嘟咕嘟冒着气泡沉进池里。忍不住加了一句:“淹死算了!”

坐在汤池入口走廊的木阶上,酒吞唤个小妖送来了酒,倒了满盏就喝起来。时不时透过那氤氲不散的湿热雾气,看那池汤。

月光下池水趋于平和,除了冉冉升起的热气久久不见动静,想着他该不会真的淹死了吧,便放下了酒盃,走到池边观望。

披着银白色长发的人鱼从水中夙地窜升起来,迎着月光,跃然灵动地在池水上翻起一道闪光的弧线,又迅捷地潜入池中,任由水面荡漾着层层惊骇。

鱼尾拍打起的水花飞溅在酒吞的脸上,湿了他半绺额发。抹了一把脸,正要开口咒骂,却看见茨木又缓缓地探出头来,朝着自己从池中游了过来。

水湿了银发,错综柔顺地贴服在茨木的身体上,他的脸恢复了血色,又被暖热的水汽染了雾潮,连眼眸都是湿蒙蒙的。

茨木游到了池边,抬起双臂,趴在大块的圆石上,抬眸望着酒吞。

晶透的水珠从他的额发上滴下来,落在他颜色如樱的薄唇上,墨金的眼瞳明亮凌然,若非眼前肌肉完美的精壮身体提点,朦胧中极易将他错认为那善魅人心的妖女艳鬼。

这家伙绝不是靠皮相的本事酒吞是知道的,但又要想出个论相貌在他之上的妖怪,确也难。

“为何不早说,你怕本大爷真吃了你?”酒吞在圆石上坐了下来,对着茨木在水中悠然摆荡的鱼尾凝视,如被催眠了般停不下来。

“吾友,我可不一定好吃。”

他说得认真肯定,并不与酒吞玩笑嬉闹,企知自己言语中的撩拨之味。

“好不好吃,吃过才知道。”

酒吞不假思索地随了他话茬,言毕也惊觉意味深长。



鱼车链接



评论(39)
热度(800)
© 阿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