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圣诞文《THE GIFT》

现代PA,同公司前后辈上下级关系的酒吞X茨木

单篇一发完,大概算甜向(。

车走微博链接

PS.设定茨木的断臂工伤造成(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工伤

 

THE GIFT

 

茨木童子站在人头攒动的街头,望着商场那映得出人影的玻璃橱窗两眼放光。最近他每天下班都会刻意经过这边并不顺路的街道,如此吸引他的是橱窗里展示的那条羊绒围巾。质感柔软的深青色,在边沿大胆地饰以红色火焰纹样设计。真的是很适合那个人啊!从见到第一眼,这个念头就萦绕不去。

正预备走进店里时,门童主动为他拉开装饰着铜质狮子的门把。

“这位客人……欢、欢、欢、欢、欢迎光临!”每天公式性问候的门童舌头忽然打结,语调在见到他时难掩激昂。

于是店铺内的店员与稀少的顾客们也好奇地探出头来望向门口。

十二月的寒风,把刚进门的年轻顾客那蓬软银白长发吹得稍有凌乱,却意外地显出自然微妙的层次,干净白皙的脸颊,冻得有些微红,呼吸呵出的热气,像是一层雾光,将他英俊的脸渲染得恍惚朦胧。他对着店内投转过眼神,罕见的金色瞳孔绝非人造镜片的修饰,在那对周遭略有陌生谨慎的眼波流转中,散着烁烁金光,神赐般的璀璨绮丽。

高大的体型立在门口,笔直挺拔,在店堂柔暖的灯光投射中,仿佛是一个最顶级的模特到来。

一个女店员终于从看痴愣中回神,怕被别人抢先一般,小步跑到他面前:“欢迎光临!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绝非职业习惯,用尽了她前所未有的诚挚热情。

“我想看看围巾。”稳而沉的男声,让店员差点腿软。说着,他用左手指了指橱窗,而这时一直明里暗里都注目着他的人们才发现,青年的右袖是空荡荡瘪着的。可奇怪的是,这个显而易见的残缺,并不让人感到有任何的不适或丑陋,如同那米洛斯的维纳斯,将人心神牢牢攫住。

店员为他取出围巾,茨木轻轻摸着那喀什米尔羊绒材质,指尖触感比水还无骨柔软。的确,必须是皆为一流的质地与工艺,才衬得上那个人。翻过标价牌,他却傻眼了,价格几乎抵得上他大半年的薪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高得也太超出预算……

明眼的店员也看出了他的尴尬,却并没有嫌弃与刁难,还善意地小声建议:“本店马上就会有圣诞节的折扣活动,先生您可以……您一定要再来看看啊!”

一边掐指头算着圣诞那天还有多少日子,一边盘算着自己存款的茨木离了店。手机的信息声敲醒了他,摸出来一看。

标记了重要星号的联系人发来:“过来,陪本大爷喝酒。”

 

不知名小巷的不出名酒吧,是茨木和作为他前辈与直属主管的酒吞童子常光顾的地方。酒吧老板有一张特别平易近人的谐星脸,总让人联想到狸猫。

找到老位子,酒吞已经坐在那里,面前的桌上放着两只凿好冰块的酒杯。一头耀眼红发的男人在他坐下后,往杯中倒酒。倒完自己的半杯和另一小半杯,拿过一旁的水,兑进了要给茨木的那个杯子。

总是记得自己酒量不好的小小细节,让茨木心头一阵微悸。

“今天怎么这么晚?”酒吞抬手看了看表,在这个什么都可以用手机解决的时代,他还是那种坚持戴手表和用笔来书写的人,别人眼里有些老气横秋,可在茨木看来,他的每个举手投足,都性感得要命。

是的,除了工作,总亦有着暧昧不明的关系。

同在大江山大学时,酒吞童子前辈就是他拼命想要追赶的目标,并且以能和他进入同一家公司工作为目标而努力着。如愿在酒吞就职的平安会社成为新晋社员后,那在职场上总是雷厉风行又游刃有余的处事更让他深深着迷。因为有着如此完美的榜样,茨木的能力在一众新人中也相当出色,就是嘴直心快的他时刻都能进入对酒吞表达出仰慕赞美的状态毫无顾虑让大家很是震惊。

也不知道安倍晴明社长是无心还是有意,实习结束后将他直接分派给了酒吞的部门。就在众人猜测那位以独断犀利著称,并冠以“恶鬼之王”绰号的主管一定会被他烦得要死早晚找机会把他踢走时,直到发生了因工作中突发的事故,让茨木重伤截肢后那件事。




圣诞末班车链接(weibo)



评论(12)
热度(594)
© 阿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