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关于酒茨星的故事》甜饼一发完

我流儿童文学,天文盲乱写,肯定有BUG。

 

 

关于酒茨星的故事

 

 


大爆炸的初期原本没有这个星系的,故事要从一颗叫做晴明的恒星开始说起。

恒星吸引了一些行星在这里安家,后来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卫星,再后来更多的行星、星云出现在晴明周围,这个星系便越来越热闹。

人们把这个星系称为平安京。

 

在星系其中一个偏远的红色行星上,有一群酒吞团子。

和这颗星球的颜色一样,酒吞团子们个个也都是红彤彤的,竖着高高的辫子,无忧无虑地在星球上生活。

酒吞团子嗜酒如命,比拼酒量似乎是他们最热衷的事,所以每个团子身上都带着浓浓的酒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亦随处可见喝醉的团子倚着他们的酒葫芦打瞌睡的景象。

与此同时他们也非常擅长酿酒,来自酒吞星的神酒在星系里可是出了名的好东西,有“酒治百病”的美誉。酒吞团子们就用这些神酒与星系里其他行星的居民们交换物资、建设他们的酒吞星。

然而一个不速之客,打乱了他们宁静祥和的生活。

 

茨木星是这个星系新来的小行星。

这颗行星很年轻,他偏离了原本在摄津星系的轨道后,漫无目的地在宇宙中游荡。

热闹的平安京吸引了这颗孤独的星球。

但是茨木星不信奉什么和平友爱,因为星球上居住着的是好战的茨木团子。

可别被他们圆滚滚白绒绒的身体,头上长着红红犄角的可爱模样骗了。

每只茨木团子都会释放黑焰能量进行攻击,若是不小心中了他们“地狱之手”的大招,怕是要一命呜呼。

茨木团子的星球来到平安京之后,就计划夺取这个星系。

擒贼先擒王,就从传说中最厉害的酒吞星开始吧。

茨木星直接派出了团子大军,空降到酒吞星球上,把当时酒吞团子们准备收获来酿酒的野果烧得一片焦黑。

酒吞团子气坏啦,每只团子身上噌噌地冒着狂气,举起酒葫芦开始反击。

习惯以压倒性的力量速战速决的茨木团子,第一次在与酒吞团子们的持久战中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他们被俘虏了,一堆软绵绵头上长角的团子被捆绑在一起,送到酒吞团子大王面前。

 

酒吞团子大王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些龇牙咧嘴凶巴巴的团子,思索着如何处理他们。

有一只酒吞团子对这些茨木团子的构造很是好奇,他靠过去,蹭了蹭其中一只茨木团子,发现自己的身体沾上了白花花的粉末,闻一闻还有些草木的清香。

“甜的!”他尝了一口,惊呼道。“他们是甜的!”

酒吞团子们交头接耳,对这个发现惊讶不已。

于是更多的酒吞团子靠近过来,在他们身上蹭来蹭去,甚至有些大胆的家伙直接舔舐起茨木团子来。

茨木团子的首领被带到酒吞团子大王的面前,大王忍不住尝了一口他软绵绵肉乎乎的脸颊。

真的是甜的。

虽然茨木团子的味道和神酒不同,但品尝之后似乎也很是让他愉悦。

于是酒吞团子大王赦免了这些好战的家伙,把他们放回了数百光年以外的茨木行星上。

不过这个小插曲并没有结束。

从没有打过败仗的茨木团子,彻底折服于酒吞团子们的强大和睿智。

茫茫宇宙三千世界他们终于找到了心目中最完美的偶像。

回到茨木行星后,茨木团子大王马上命令举国上下都要将酒吞团子视作神明般并奉为信仰,他派出了和平使节,带着一纸国书再次拜访酒吞行星。

酒吞团子大王听使节念了三天三夜的国书后,打着瞌睡问:“本大爷就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和亲。”

 

感到被戏弄了的酒吞团子们非常生气。

虽然星球上清一色都是雄性团子,但他们的性取向可是非常正常的!他们喜欢的是晴明星的卫星——枫叶星的红叶们,教科书上都这么印着呢!

本着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原则,酒吞团子大王拒绝了茨木星的联姻请求后,把使节赶了回去。

茨木团子大王没有办法,只能通过酒吞团子大王长达数年的信件来往进行交涉。

信件写些什么呢?

无非是挚友打败了我星请挚友支配我星、谁是你挚友、总之整个茨木星的团子都是挚友星的臣民、滚、滚无效、反弹无效之类狗都不吃的三岁小孩吵架内容。

“挚友蹭了我,按茨木星的传统和律法,被蹭过的团子就属于蹭他的那个了。”

“本大爷蹭蹭又没进去!”

“可是挚友已经知道我们茨木团子是甜的了,这种羞耻的事是只有配偶才能知道的!”

他居然还知道羞耻!

酒吞团子大王看着最新收到的一封信气得想吹眉毛瞪眼,可是他没有眉毛,只能干瞪眼,于是他提笔回信写到。

“不要再无理取闹了!能填满本大爷寂寞的球——不是你茨木团子!”

 

然后茨木团子大王真的没有再回信。

不要说他了,连着几个月,一封来自茨木行星的信笺都没有收到。

酒吞团子们有些焦虑起来,私下议论纷纷,是不是自己之前话说太重了,特别是大王那封信中堪比断绝星际外交关系的措辞。

于是破天荒地,酒吞团子大王第一次主动写信给茨木星,邀请他们参加行星一年一度的神酒祭,并且夹了一封私人信件给茨木团子大王,请他来稍微陪陪自己。

然而这些信件也是石沉大海。

就在大家感到有些灰心的时候,一只伤痕累累的茨木团子降落在酒吞行星。

他带来了坏消息。

一颗名为渡边纲的中子星来到了茨木行星的轨道,将毁灭与绝望播种在茨木行星。

这颗不祥的中子星酒吞团子大王听说过,他隶属于源赖光黑洞,是在平安京星系中嚣张跋扈独断横行的强大势力。只要是不服于他们管教的小行星,都会被其在宇宙中永远抹去。

因为与外界的联系已经都被渡边纲切断,茨木行星无法回复之前的信件,这个小茨木团子好不容易才借着N星陨石带的掩护才来到酒吞行星报信。

听说茨木团子大王也在与渡边纲的一次交锋中身负重伤,酒吞团子大王火红的身体愤怒得炸了毛,谁也不能夺走他又白又甜的大团子。

他开始筹划派兵增援茨木星,要与渡边纲死磕到底。然而茨木行星距离遥远,恐怕等他赶到,已经于事无补。何况半途还有可能遇到更凶残的源赖光黑洞。

 

幸好星系中总有些爱管闲事的好心人。

在平安京的角落有一颗同人行星,这颗行星上住着许多共同爱好而到此旅居的移民,酒吞团子星和茨木团子星早已是他们日常天文观测的内容。

得知眼下的危险局势,同人星派出了由写手青行灯星人和画手花鸟卷星人组成的科学家星际维和部队,赶往茨木行星。

然而行星与茨木团子们的情况比她们想象的还糟。

宁死不屈的茨木团子伤亡惨重,空气中不再弥漫着他们的香甜,而是充斥着焦烟与血腥。

“这个星球没有办法再呆了。”花鸟卷一边为受伤的茨木团子医治一边说,“把他们转移去酒吞行星吧,酒吞团子大王一定会接收的。”

“没用的,源赖光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以行星的力量,恐怕无法抵御那样密度和引力的大黑洞。”

“不能连累挚友!”茨木团子大王闻言,圆圆的身体激动地跳了起来。“我的星球宁可和渡边纲碰撞爆炸,也不能让他们再危害挚友!”

青行灯和花鸟卷面面相觑,看来这些不起眼的小家伙比想象的还有骨气呢。

 

渡边纲将茨木行星碾得粉碎的几周后,源赖光也来到了酒吞行星,整颗行星都被这个可怕的黑洞化为齑尘。

所幸行星上的那些团子们,早早都被同人星上的热心人们接收过去。

白花花的茨木团子和红彤彤的酒吞团子,终于团聚了。劫后余生的他们紧紧拥抱着、蹭彼此滚圆的身体,神酒的馥郁和草木的清香的一同在空气中张开,呼吸中都充满了二者结合后香甜的味道。

不久之后,科学家们将行星委托给了团子们,出发去往新的星系旅行。同人星被更名为酒茨星,而酒吞团子和茨木团子就在酒茨星上,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好了,讲完了。”合上故事书,茨木团子大王看向床上已经酣然睡去的一窝红红白白的小团子,亲了亲他们又香又甜的额头,“愿明天和童话一样美好。”

 

 

评论(56)
热度(1076)
© 阿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